您的位置:首页  »  亚洲性图  »  淫妇人妻
淫妇人妻
因为工作繁忙,我又找了鸭子阿光来和我一起安慰老婆空虚的骚屄,顺便我也偷师学艺,我也不是他的同行,对他也热情,所以阿光不但没藏着掖着,反而主动教了我不少招数。甚至提醒我男人每胖出标准十公斤,就会因为体型的原因鸡巴向里收一点五厘米,而且持久能力也会下降

  听了这番话,我看了看自己的鸡巴,好像这几年发胖以后真没以前厉害了,也看来以后多抽时间运动,争取把以前的好身材练回来。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没考虑到老婆现在越来越饥渴,光忙着自己的事业,差点饿坏了我那越来越浪的老婆。然而我最近这两个月必然都会很忙很累,必须得想想办法,不能让老婆和小玲的骚屄饿着,光靠假鸡巴可喂不饱她们。

  我也暗自想着,看来也是必须要在本地找夫妻同好了。不然目前这几个炮友都不在一个城市,实在有些不方便。

  我找了一些我们当地的夫妻,但最后竟然花了五六天时间才找到一对勉强可以考虑的。其他的有些素质太低,有些太放不开,有些斤斤计较,甚至更有一对收费换妻的,让我十分无语。我也暗自宽慰自己,毕竟当初找郑大哥夫妻也花了很久。

  可事与愿违,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始终没有找到更合适的对象,我也实在不想继续再等,所以趁着周末,决定和这对夫妻约一次试试。

  这对夫妻,男的叫志凯,女的叫佳卉,年纪和我们夫妻差不多,也有过两次换妻的经历,刚刚结婚一年,收入学历一般,表现的素质也不错。其他条件都算是符合我的标准,只是两人实在没什么能吸引我的特色,长相也只能说是过得去,甚至还放不开要求分房换妻。

  到了约好的日子,我们在定好的餐厅包厢里见了面。志凯也就比我老婆高一点,瘦瘦的,看起来是在不像是能干的样子,不知道能不能满足我老婆那越来越骚越来越浪的骚屄。

  而她老婆佳卉也是只有一米五多点不到一米六,身材一般,有些瘦小,穿着打扮也是普通上班族的衬衫加一步裙,五官唯独眼睛还算漂亮,却还戴着一副度数很高的黑框眼镜。她的嘴巴略大,嘴唇略薄,皮肤有些差,穿着打扮发型化妆也实在没什么特色,齐刘海的披肩发,和不怎么精致的淡妆,属于那种放在人群里就找不到了的类型。

  可能是因为第一次见面比较陌生,也可能是因为我们对他们实在没那么满意,总之这顿饭吃的有些沉闷,完全没有第一次和郑大哥林姐他们玩换妻那么热络。

  我们略微有些尴尬的吃完饭,聊了会天。紧接着又在酒店上闹得有些不愉快,我们想要去好一些的四星五星酒店,而她们却嫌太贵只想去快捷酒店,最后考虑到他们可能确实在钱方面没那么充裕,只能去附近的快捷酒店开了两间房,然后我带着佳卉,志凯带着我老婆分别去到房间准备开始打炮操屄。

  我看着坐在床上局促不安的佳卉,看着她那平凡到极致的长相身材,和不会打扮的打扮,再想想我那面容漂亮,身材火辣,性感时尚,千娇百媚的老婆,顿时觉得这次亏大了。

  只不过换都已经换了,我也不会放着没操过的屄不操,我慢慢走到佳卉身边温柔的抱住她,用从阿光那里学来的技巧,一边抚摸着佳卉的身体,一边慢慢的脱着她的衣服,顺便想想怎么才能增加点趣味性。

  我随口问她:“佳卉,你们夫妻为什么非得分开玩啊?大家在一起玩多热闹啊,我和我老婆就最喜欢一起玩了,玩尽兴了还能3P,她最喜欢屁眼里插根鸡巴,屄里插个鸡巴了,你喜欢吗?”

  佳卉虽说还是扭扭捏捏的但却回问我:“那里面多脏啊,哪能往那里面啊。我…我也不想让他看见我和别的男人做。”

  我看着佳卉那化着淡妆的脸,虽然年纪和我一样,比我老婆还大一岁,但却透着几分单纯和青涩,披肩的黑发和厚厚的眼镜显得她有些呆,五官虽不怎么精致,但眼镜下的一双眼睛却是又大又圆,这么一看倒还颇有几分可爱呆萌的意思。

  “这有什么呀,上个月我们三男一女在温泉里4P大战了一天爽的不行呢,她那天高潮了好多次。”我一边说着,一边开始脱她的裙子。

  “在温泉?还三个男人?你们也太大胆了吧?”佳卉有些不相信的惊呼道,我也有些惊讶:“怎么?你们夫妻不玩点刺激的?”毕竟他们玩换妻我们时间还长,没想到竟然这都嫌大胆。

  我一边慢慢的抚摸着她的娇躯一点一点的脱着她的衣服,一边和她聊着我和老婆最近这几个月来的游戏,双飞,换妻,3P,4P,夹汉堡,嫖鸭子,我调教她,她调教小于,在街上在商场在地铁上玩情趣,在窗前温泉里操屄,虽然说的比较简短,但也听得佳卉满面羞红,不时的捂嘴惊呼,连内裤都听湿了,当然,湿掉的内裤马上就被我脱了。

  佳卉也和我讲了他们玩换妻的经历,相比之下实在是无趣无聊,她老公志凯想换妻玩玩,她实在拗不过,就答应试试,但是怕志凯看到会生气会觉得她是个淫荡的女人而嫌弃她,每次都必须要分房换。

  虽说换了两次,但是每次都是不同的房间正常做爱,而且他们夫妻也不挑,说是换妻,实际上就是两个男人对着对方的老婆发泄一下性欲,至少佳卉基本上除了有些紧张感和新鲜感以外,根本没觉得很爽。

  而且我了解到,佳卉的父母都是小城镇的老师,对她一直管的很严格,教育也非常古板保守,这就导致了她几乎从小不打扮自己,而且因为不打扮,保守,内向所以一直没谈过恋爱。直到前年经由亲戚介绍和志凯认识结了婚。

  而志凯经验也不多,和她结婚之前也只有过一个女朋友,据说还只交往了两个月。两个人的性经验除了换妻,最大胆也就是口交了。估计也正因为如此乏味的性爱,她老公早就操腻了她才想玩换妻的。

  当我们互相聊完了对方的经历后,我也把佳卉脱了个差不多精光,而佳卉也在我越来越纯熟高超的爱抚技巧之下娇喘不已,骚屄缓缓的渗出淫水。不过我怀疑,也是我和我老婆玩的够大胆够开放,让她内心深处的骚浪情愫开始觉醒了。

  我最后脱下了她的奶罩,将她搂在怀里仔细的欣赏着她的裸体,只见她的身材虽然不如我老婆那般锻炼的曲线玲珑凹凸有致,也不像林姐那样丰满甜美还有一对巨乳,却也别有一番风味。

  佳卉很瘦,奶子屁股也不大,胳膊和腿也都很细,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弱不禁风的感觉,让人不由自主的产生出一种想要欺负她的感觉,又有一种保护欲。尤其是她有些羞涩的用手臂护住胸前却又微微抬头红着脸的样子,最是诱人。

  然而最有特点的却是她的奶子和骚屄。

  而且她的奶子虽然不大,和小玲差不多,都只有B左右,乳晕却是不小,占了奶子足足三分之一的面积,几乎可以和林姐那对豪乳上的乳晕相媲美,而且呈现出一种活泼的淡淡的棕黄色而且高高隆起,奶头也比我老婆的要大,又高又翘,让人食欲大起。

  而她的人虽然很瘦,但骚屄却很是肥嫩,同样活泼的淡淡的棕黄色,而且一对阴唇十分的大,将她小而短却形状圆润的屄缝包裹着,顶部阴蒂的部分微微分开,属于正宗蝴蝶屄。而且她阴阜上的阴毛似乎也从来没有修剪过,又黑又长又浓密,面积也十分的庞大,简直如同一片漆黑的灌木丛,这在我见过的女人里绝对属于阴毛最旺盛的之一。

  似乎是感到了我那火辣辣的目光,不断地在打量欣赏着她的裸体娇躯,早就被我的故事和爱抚玩湿了的佳卉也害羞扭捏了两下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你……你看什么呀?你老婆那么漂亮,身材也看着比我要好。”说着还有些自卑的低下了头。

  我轻轻抬起她的下巴,用手拨弄玩弄着她的阴毛,柔声说道:“环肥燕瘦,各有所美,各有所长,比如说,你的小骚屄就特别漂亮,这简直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屄了。”

  我这倒不是夸张,别的女人我会觉得把阴毛剃了露出骚屄比较漂亮,而她的话,我会觉得稍微修剪一下就可以,有阴毛反而更能衬托她那漂亮骚屄的天然而原始。

  没有女人不喜欢被男人赞美自己的美丽,佳卉也一样,哪怕我只是夸她的屄很美。只见她红着脸动情的问我:“我……嗯……我们是直接开始,还……还是先让我去洗个澡。”

  “嘿嘿,不把你这么个玩了两次换妻还这么放不开的保守小少妇玩骚了,玩浪了,怎么能显得出我的手段。不把你玩骚了,以后怎么经常和你玩呢?”我在心里暗暗想着,嘴里却开口提议道“要么咱们去我老婆和你老公那边看看吧,我们夫妻就喜欢看着对方玩,你也大胆一点,说不定你们其实也喜欢这样互动一下呢?”

  这一下,可把佳卉给难住了,她还是害怕自己老公看到她和别人做爱会嫌弃她,殊不知男人能主动提出来,其实一般都是想开了。不过好说歹说她虽然有些犹豫,满脸的期待,始终却是不答应。

  我只能退而求其次,忽悠到:“要么这样吧,咱们过去看看他们操屄,就当我们开始之前看个A片找找感觉,你要是放不开到时我们再回来好不好?”

  这一次总算说动了她,我也没让她穿衣服,就让她穿个酒店浴袍和拖鞋一起过去,一开始佳卉还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我忽悠到酒店的浴袍又长又厚,把自己包裹的紧紧的基本上比她的日常穿着还要遮得住,所以她也就没怎么抗拒。

  然而不出我所料,当我们走出门外往老婆的房间走去时,还是遇到几波过来住店的人,这时是晚上九点,正是大家找酒店住的高峰期,遇到人非常正常,而且是个男人看到她那遮遮掩掩,穿这个浴袍的样子,都知道她里面什么都没穿。再加上住这种便宜快捷酒店的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也免不了有几个醉醺醺的男人带着猥琐调戏的眼神直勾勾的朝她看过去,直看的她是面红耳赤,往我怀里躲,寻找着安全感。

  不是我自夸,我在发福之前也算是帅哥,不然我那爱美成狂,外貌协会资深会员的老婆也不会看上我,就算现在胖的和胖子基本只差一顿饭,但颜值依然在及格线以上。起码看得出来佳卉对我还是颇有些动心的,而且近一米八的身高也让她感到安全。

  可我反而利用这点故意慢慢悠悠的走,尤其是和那几个醉醺醺的擦肩而过时,我还故意递过去一个男人心照不宣的眼神,引得几个醉鬼吹着口哨打着酒咯就开始胡说八道:“咯……等会我也得叫个妞……咯……也得让她光溜溜穿着浴袍陪我溜溜……哈哈哈。”

  这几句话说的佳卉更是害羞的死命往我怀里钻,比我第一个头的她几乎将自己藏在了我的怀里,而我却像几个醉鬼抛过去一个得意的眼神,似乎更印证了他们的猜测。

  我当着他们的面伸手在佳卉的奶子上抓了一把,贱笑着说:“这妞已经被我包了,今晚随便玩,而且玩法不少,你们只能等明天再找她试试了。”

  这种调教别人老婆的感觉虽然好玩,但是我怕出事,也不敢和这几个醉鬼在做纠缠,抱着佳卉赶紧往老婆他们的房间走去。

  我们很快来到房间门口,直接掏出门卡打开房门拉着还有些犹豫的佳卉闯了进去。

  我想着万一能看到我老婆和她老公正在打炮干屄,那就好玩了,估计我老婆也会觉得刺激。

  可惜让我失望的是他们竟然也还没开始,只是脱得光溜溜的抱在一起。不过看场面,志凯紧紧的抱着我老婆,一只手抓着屁股,一手搂纤腰,正准备要吃奶呢。

  看到我们两人闯了进来,志凯有些尴尬微微松开手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我笑着回答:“呵呵,我本来想着要么就不分房了,大家一起玩,热闹一点还可以互动一下,但是你老婆不太愿意,所以我就说过来看看,欣赏欣赏,也算一种情调,话说你不介意吧?”

  一边说着,我拉着佳卉走上前去,在我老婆的骚屄上摸了一把,然后和志凯说:“我就喜欢看我老婆做爱,而且你和我老婆操屄,我和你老婆在一边看着调情,不是也挺有情趣得嘛。”

  “坏死了你”老婆略有些尴尬的打了我一下,却是没反对。志凯也没意见,而且看得出他很激动,明显是想象到了其中的情趣之妙。

  而我摸了老婆骚屄一把,发现根本没多少水。根据我的猜想,老婆本就不善交际,而志凯也没什么对女人的经验,我们来之前,估计也挺尴尬的。要是我再不来,估计两边真会在尴尬的气氛下打一个无聊的炮。

  我在酒店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顺便把佳卉按着坐在了我的怀里,佳卉紧张的立刻想要坐起来,却被我从后面一把抱住,问道:“志凯,我抱着你老婆坐我怀里看可以吗?”

  “没关系,你们抱,老婆你放轻松的,没事,你们想一起玩也可以,我真的不介意。”志凯的目光基本都停留在我老婆身上,都没看佳卉一眼,这说明他真不介意,连老婆被别人抱在怀里都不回头。

  不过这也正常,我老婆的确要比她老婆漂亮,高挑而又凹凸有致,前凸后翘,紧实健美的身材就不说了,精致的五官,细腻白皙的皮肤更不用提。

  毕竟老婆基本每个星期都锻炼至少三次,而她每年美容的费用就连身为大公司高层的郑大哥都为之咋舌,更不用说她本来底子就好。

  就是连脱光了都能看得出我老婆比佳卉会打扮。相比于佳卉只是赤裸,我老婆的肚脐上那漂亮的脐钉配合上她那拥有马甲线的健美纤腰更添诱惑,脚上带着小于送的金戒指还把指甲也都涂成金色,巧克力色的长发细腻的盘在脑后更显典雅,身上的首饰精致而又互相搭配,甚至连两个月没刮的阴毛都沿着边缘修剪成一个整齐的梯形。

  志凯虽然看的痴迷却始终还是那样站在床边抱着我老婆,估计是因为我和佳卉在一边看着他有些不好意思。

  我觉得得说点什么打破僵局,想了想,看到酒店的洗手间浴室是全透明玻璃的,顿时计上心头,淫荡的说:“嘿嘿,志凯,老婆,要么你们两洗个鸳鸯浴给我们看看呗。野鸳鸯也是鸳鸯啊,不如顺便洗个热水澡放松放松,顺便我给你指导指导怎么玩我老婆。”

  我这个提议一出,老婆眉目含春,含羞带怒的瞪了我一眼志凯也是眼前一亮附和着说:“对对,我们两去洗个澡放松放松”

  他早就迫不及待想开始下一步了,老婆经过我这几个月的开发和教导,对于和陌生男性性爱的新鲜感很是享受痴迷。

  老婆随着我的到来和淫荡的说辞,也明显放开了一些,娇嗔着说:“哼,你一会可别羡慕,我这刚学了两招,这次就先让别人老公尝尝鲜。”

  这种话岂能威胁到我,我继续淫笑着说:“好宝贝儿,那你可得把你的本事都用上,你越骚,本事越好,我等会和佳卉操屄才越有动力啊。今晚老公能操她几次可就全看你的表现了,加油啊,临时的老公也是老公啊。”

  随着我淫荡的说辞,屋里的气氛明显变得淫靡了不少。这两人也不耽误,立刻去了浴室。

  打开莲蓬头,温暖的热水落了下来带起一阵阵水汽,为两人带来一丝淫荡浪漫的气氛。等两人站进水中,水打在我老婆的身上,水珠顺着她光滑的皮肤滑落更显她的肌肤滑嫩。

  此时志凯再也忍不住了,也完全不在乎我和他老婆正在看着,当下就紧紧抱住了我老婆,然后吻在了我老婆的嘴上。

  志凯吻得极为饥渴猛烈,老婆一开始还有些不习惯,但那温暖的热水和一双饥渴的大手在我老婆的娇躯上放肆的侵略着。让老婆也很快来了感觉,同样闭上了眼睛猛烈的亲吻了回去,一双纤细的玉手也紧紧的抱住志凯抚摸着他的背。

  接吻其实是一种男女都爽的前戏,也是最能让男女全身心投入性爱的前戏。为此,我们夫妻一直和小玲和阿光讨教着这方面的技巧,随着我们夫妻两吻技越来越好,现在每次我们两做爱之前都要亲个五到十分钟,而且乐此不疲。

  只见我老婆先是亲吻了志凯的嘴唇,然后用她那长而灵活的舌头先是在他上下唇里面仔细的舔弄着并不时的用自己的香舌一下一下的挑弄着志凯的舌头。

  没几下之后,老婆猛地将志凯的上唇或者下唇温柔的吸入嘴里含弄,又或者贪婪的吸允着志凯的舌头。志凯也有样学样,贪婪的品尝着我老婆的娇唇秀舌,而且看得出来他似乎对我老婆的舌钉很有兴趣,总是用自己的舌头在老婆舌头上那颗秀气的舌钉上舔来舔去的。

  我揉弄着佳卉的奶子,看着浴室里的二人闭着眼睛,伸出舌头享受的亲吻着,向佳卉问道:“怎么样?我老婆接吻的技术不错吧?其实我的更好,等会让你尝尝。”

  而佳卉则是微微喘着粗气,娇喘的“嗯”了一声。

  此时,浴室里的水汽渐渐的越来越多,我隔着玻璃也看不清,干脆拉着佳卉走进洗手间就近观赏,佳卉略有羞涩,但我看得出来,其实她也想看看。

  我老婆和志凯两人,即便是我们走了进来,他们也没停下来,旁若无人的用嘴在对方的身上吸允亲吻着,就像两只发情的动物一样。同时双手打着沐浴露不断的在对方的身体上打出一串串细腻洁白的泡泡。

  我抱着佳卉观察着我老婆,此时,我老婆那曲线玲珑的白皙身躯上挂满了沐浴露揉搓出的泡泡,洗澡水微微打湿了她盘在脑后的长发,双眼迷离,脸颊微红,红润的小嘴若张若闭不断地吐着气,粉嫩的乳头被泡泡遮掩的若隐若现,那美丽的样子让我想起了一句古诗。

  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绿波。

  仔细观察,就像娇艳的芙蓉一样,伫立水中,在水一方,美丽而又不染纤尘,漂亮的简直耀眼。

  只是很快,这朵芙蓉就挺着奶子,一脸的下流淫贱,娇弱喘息着说:“来,我给你好好洗……额……咱俩好好洗个鸳鸯浴……额……让我老公好好羡慕羡慕。”事后老婆告诉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她和志凯两个人就有些放不开,但是只要我在场,她就可以放心大胆的做一个淫娃荡妇,越是淫荡,就越有感觉,说着,便挺起自己翘挺的胸脯,轻轻的抱住志凯,用自己的奶子在志凯的胸前蹭着,把原本圆润翘挺的奶子紧紧的挤压在志凯的胸前。

  一对大奶蹭完前胸蹭后背,上上下下的在志凯的身上磨蹭着,爽的志凯傻站在那里一个劲的倒吸凉气,嘴里赞叹着:“额…嘶…你们夫妻两个太会玩了,额…嘶……你老公运气真好,能娶到你这么会玩的女人。”

  老婆的奶子刚才也被他玩弄了一番,正是敏感,此时用自己的奶子去蹭志凯,不但志凯爽,她自己也是被蹭的浪叫不停,说话也开始主动浪荡了起来:“嗯……你……你也是我的临时老公……额……咱俩以后可以没事就一起洗个鸳鸯浴……额……好好爽爽……额……让你也好好享受享受我的……哦……大骚奶子……大骚屁股……嗯……”

  说着还将志凯的手臂夹在自己的奶子中间,用乳沟把志凯的手臂洗了个干净,还不忘把志凯的手指含在嘴里吞吐一番,同时把志凯的大腿放到自己的胯下,用两个月没刮的阴毛打泡泡,然后用自己的肥臀骚屄在志凯的大腿上磨蹭着,那副淫荡的样子实在诱人犯罪。

  只是志凯爱抚的手法却让我看不下去了,完全就是乱摸一通。不过这也早在我的预料之中,这也是我让他们两来洗鸳鸯浴的目的之一。

  上次阿光和我说过爱抚女人的精髓:“爱抚女人,就要像给她洗澡打沐浴露一样去抚摸,要缓慢,要细致,要温柔。而且要由上而下,由外而内,先手臂,然后按照后背,腿,屁股,腰的顺序来,最后才是奶子,和女人骚屄的两侧。”

  我和老婆实在太熟悉了,如果不搞一大堆情调,我摸她就和他自己摸自己差不多。索性趁这个机会让志凯试试,估计因为新鲜感,老婆的反应会明显一些,我也好好观察观察。

  此时,被我调教多时的老婆已经很习惯很自然的去伺候男人,展示自己的骚浪放荡,享受性爱的美妙。只见她慢慢的蹲了下去,托起自己还挂着沐浴露泡泡的奶子,轻轻夹住志凯的鸡巴的根部,将龟头含进嘴里。

  “志凯,宝贝儿,说好的鸳鸯浴呢?你到是好歹到是给我老婆洗洗再口交打炮啊。志凯你不知道,我老婆最喜欢男人给她洗澡了”我揉搓着怀里的佳卉淫笑着说着。

  这时志凯也开始淫荡起来:“我这不是边亲边洗嘛,只是你老婆的嘴实在太好吃了,也太有魅力了,我这一时没忍住。……嘶……啊……我快忍不住了”老婆现在的口活的确不错,此时也是全力施展,一般男人绝对撑不过三分钟。

  “哈哈哈,你看看,我老婆这口活就是好,光是亲了一下你的嘴,吃了吃你的舌头,就把你的亲的都这么会说话了,你就直接射她脸上,等一下好多干她一会。”

  见我这么玩的开,主动要求他颜射我老婆,他也当然不会客气,挺着腰在我老婆嘴里微微冲刺两下,拔出鸡巴,闷声低吼一声,将一泡粘稠的精液射的我老婆脸上,奶子上到处都是。

  “哈哈哈,好好好,老婆你脸上都是精液的样子真漂亮,唉,你快看志凯的鸡巴,被你的嘴吃的油光水滑的,这都算开光了吧。”

  被我这么调笑,老婆也不擦脸上奶子上的精液,娇嗔着对我泼了一把水,看我狼狈躲闪才满意的说道:“你看着还不够啊?就知道笑话我,讨厌。”我故作深情的说道:“我这还不是太爱你了,怕你玩的不够爽吗?你们两个第一次见面不熟悉,所以我得好好教教你的临时老公怎么把你玩骚了,玩浪了,玩的欲仙欲死,玩的高潮迭起啊。”

  志凯一听我真要教他如何玩我老婆,也是兴致高昂,对方的老公亲自教自己如何玩他的老婆,光是想想都会让任何一个男人兽性大发。看他此时的样子,根本不像刚射过一次精。

  “讨厌,老想着欺负人家,没事老想着坏点子。”老婆嘴上虽然在骂我,但是却完全没有透露出要拒绝的意思。

  我嘿嘿淫笑着说:“我都玩了你快十年了,你身上哪里敏感,哪个部位怎么玩你最爽我还能不清楚?宝贝儿你就放心吧。”

  紧接着我又淫笑着对志凯挤眉弄眼的说:“我说志凯啊,你可要好好听着,也顺便自己探索探索,开发一下,说不定还有我不知道的地方呢。所以,你可要把我老婆的每一寸肌肤都要照顾到,可千万别漏了。”

  志凯也是一阵淫笑着说:“你放心,我肯定把你老婆身上的每一个部位,每一寸皮肤都试一遍,保证不会摸漏了任何一个地方,呵呵呵”

  老婆轻轻在抱着自己的志凯的胸前打了一下,娇嗔着说:“刚开始还以为你是个老实男人呢,没想到和我老公一样色,一样坏。”

  “嘿嘿,要不然他怎么就做了你的临时老公呢,咱们这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不是一样色,不操一个洞。来,志凯啊,你先来点沐浴露,先从我老婆的手开始洗,要洗慢点,我老婆这小骚货,就喜欢用这双手给男人撸鸡巴,你可得洗干净点。”

  志凯猴急的挤出一点沐浴露,轻轻抓住我老婆的手放在自己的双掌之中,仔细的揉搓抚摸了起来,随着刚才的前戏,和我们淫荡的对话,此时只是摸摸手,也爽的老婆不禁娇喘一声“嗯……”

  志凯洗的极为认真将我老婆一对白皙的手臂每一寸肌肤都温柔的抚摸到了,很快的就洗到了我老婆的美背,而且极为聪明的从正面抱住我老婆,把双手伸到后面去洗。

  而我那骚老婆也是因为陌生男人的双手在自己的娇躯上不断温柔游走,几乎摸遍了她双臂和双肩的每一个位置,因为强烈的新鲜感而娇喘不已,还紧紧的抱着志凯,用自己的一对大奶子紧紧的挤压着志凯的胸口。

  我看着两人又发情了,一边感慨着有新鲜感就是好,一边继续指导着志凯:“志凯,你可要多照顾照顾我老婆的背,她的背也很敏感,你用指肚轻轻顺着她的脊椎慢慢撩过去试试,还有她的后腰,轻轻一捏就能把这骚货捏的浪叫”

  “老公你……啊……你……额……你别说了……额……人家的敏感部位……哦……都被你说完了……啊……”老婆刚要阻止,好奇心满满的志凯却已经实际操作了起来,接着沐浴露的润滑,和我对我老婆的了解,瞬间成了爱抚的高手。

  洗到了大腿,志凯更是蹲在地上一边欣赏着我老婆美丽的骚穴,一边从脚开始爱抚,抚摸的极为认真,随后一路向上,在我的指引下,对着老婆的大腿内侧和大腿的根部轻轻的抚摸揉搓着,还不时的在大腿内侧用指肚轻轻打圈。

  老婆此时背靠着墙壁,闭着眼睛,娇柔喘息着:“额……不行了……额……你们两个色狼一起对付我……额……人家不行了……嗯……额……人家想要了……别……额……别……好痒……”

  “这怎么能行呢?你身上还有好多发骚开关都还没打开呢,比如说,你的奶子就不想被志凯摸摸,揉揉吗?还有你的屁股。哈哈哈,志凯我和你说,我老婆其实最骚的就是屁股,玩她屁股就和操了她的屄差不多,一玩就发浪。”我毫不客气的向志凯出卖着老婆的敏感地带。

  老婆和她的临时老公忙着洗鸳鸯浴,我和佳卉也没闲着,我也坐在洗手台上,将佳卉抱在怀里,把手伸进浴袍抚摸着她的腰肢,大腿的背,轻吻着她的脖子。

  “你看你老公,这才十多分钟,又有点硬了,我老婆有魅力吧?”

  “嗯……额……你老婆好又魅力,我……我从没见过我老公这么色……嗯……”说着。佳卉有些落寞。

  我小声的回答:“那是你们不会玩,等我多玩你几次,保证把你玩的和我老婆一样骚,让你老公天天把你操的下不了床,你说好不好?”

  佳卉被我淫荡的说辞说的羞红了脸,却小声的“嗯”的回答了一声,看来这小妞有被开发的潜力。

  我将她的手放在我早已硬挺的鸡巴上:“来,给我轻轻的摸一摸,撸一撸”

  这次佳卉到是没拒绝,轻轻的抓住我的鸡巴撸着。

  我看着他们两鸳鸯浴洗的这么香艳,也早就欲火焚身了,正准备要好好玩玩怀里的佳卉,于是向老婆说:“宝贝,要么你自己和你的临时老公介绍介绍,和他说说,你喜欢怎么被男人玩你的屁股和奶子,你可要说仔细点哦,说的越仔细,骚屄才越快可以止痒哦。”

【完】